浮生一梦

诸位,我对不起你们,我咕了

至于上一篇答应的车……


车车车车车车


总之就是不会写(;´༎ຶ㉨༎ຶ`)


好了我正式咕了(理直气壮)


应是青衫依旧(4)

……文笔愈发烂了……

这章完了我会在写点肉(?

(正文)

  熹微晨光投过帘子溢进了寝殿沈清秋才发觉,此时已然到了清晨。

  昨日,洛冰河突然的亲昵使他收了极大的惊吓,故有一夜无眠。这也导致门口的小辈方想前来服侍,便被他遣了出去,随即继续缩在床上,将头蒙进被子里装睡。

  却不料,门外再度传来极轻脚步声。

  他方才早已明令他人禁入,自然不会有小辈不识相的前来。

  这厢来的,除了小畜生,还会有什么其它人选?

  想到此处,沈九蹙眉,怒意涌上心头:“畜生!滚!”

  谁知门口忽然传来刻意被人所压抑过的声音,道:“师尊,是我!”

  沈清秋转头,看见明帆小心翼翼的趴在窗边:“此次大战苍穹山落败,但断无因此委屈师尊被囚于此受气的道理。岳掌门令我等暗中护送师尊回去。”

  沈清秋按捺不住心中狂喜,却也有些担忧。洛冰河定然不会对他毫无防备,此次逃跑,恐怕会已失败告终。

  不过显然他多虑了,岳清源安排的路线十分隐蔽,身旁还有一众弟子护送,竟一路畅通无阻。

  他欣喜之余,仍时不时下意识看向身后,见皆是一片虚无,并大致揣测,对此次行动,洛冰河怕是未曾料到。

  然而,浮生若梦,梦里浮生。世事难料,措不及防。

  在他与成功差之毫厘之时,即将迎来黎明的曙光时,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师尊还是省些力,跑慢些罢。”

  他顿下脚步,猛然回首。却见明帆浑身带血,瑟瑟的缩在墙角,身旁残缺不全的尸首不断有血液涌出,自然形成了一摊血海,将他环绕其间。

  遥想半刻之前,这一众弟子曾信誓旦旦担保:“我等定尽力护送峰主归还故所!”

  想必,当时,他们还未料到会得此番下场吧?没想到,清静峰主沈清秋,到最后还要连累门中无辜弟子,当真可笑至极。

  一个利眼扫过洛冰河:“此皆因我自愿出逃,你又何必做到此等地步。”

  见他眼神逐渐黯淡,洛冰河心中涌上层层快感:“此举非弟子自愿。若不是师尊相逼,弟子也不想令师尊这般不愉快。”

  他凝视着沈清秋,迈着缓慢的步子向他靠近。倏尔风动,时的墨色衣袂翩跹与其间,眉间印记显朱红,若血,衬得画面一时妖娆无比。

  沈清秋不理会他,只是低着头走着。洛冰河本以为其已然服软,即将向走来,却见那人与他擦肩而过。全程眼神黯淡,未看他一眼。

  待他反应过来时,人影空空。

  后知后觉的发现沈清秋强撑着身躯,向不远处的明帆走去。不禁心中莫名怒意涌出,快步向前,紧紧握住对方手腕将其束缚于怀中,又动手挑起其下颚令其与自己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师尊这般冷落弟子,想来是弟子没什么令师尊记挂的地方。”

  见他眼中明显有繁多血丝,沈清秋一惊,试图挣开他的怀抱。

  那声音叹息了声,愈发加大了力气

        “我本以为,若我待师尊体贴入微,师尊断无不记挂之理。”

  “可是,我错了。”

  “沈清秋,若非我这几日待你太过体贴了,方使你忘了现今的处境?”

  “区区一个阶下囚罢了。”

  沈清秋一愣,这是洛冰河首次刻意羞辱他。他本想无视,却发现那声音在脑海中盘旋不去。

  区区一个阶下囚罢了。

     希冀寂灭。他停止了挣扎,放任洛冰河将他打横抱起,却在其吩咐路过的下属将明帆关入地牢之时,再度放下尊严轻声哀求。

  当然,并未奏效。

  只将洛冰河的怒火燃的更甚

  “既然师尊如此不记挂弟子,那弟子便做些让师尊记挂的事吧。”

应是青衫依旧(3)

  此坑是我开,此文使我栽。要想从此过,红心留下来。

   哈哈无良作者日常沙雕,无文笔甜文了解下(重发。上次发的不小心被我删了)

(正文)

    出乎沈清秋意料,自那日之后,洛冰河并无任何要报复他的意愿,只是时不时来他眼前晃悠,还顺便帮忙做点吃食。

    绝处逢生,柳暗花明,他自然是乐意。将吃食收下,一如既往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 洛冰河倒也显得温和。当然,也不知可否有半分真心实意。

    沈清秋也不在乎,虽然不知其为何突然转变态度,但现在的洛冰河并不会伤害他,这就够了。

    他当然知道,洛冰河不愿去折磨他,并不代表内心深处原谅了他。

    魔尊大人一向明里和煦如风,暗地阴郁若墨,睚眦必报,是修真界人人皆知的事事。

    强行讨好近乎自找没趣,只有傻子才会去尝试。

    但是刻意惹怒似乎也不是行事之道。

    于是,他不再介意洛冰河的讨好,还偶尔虚假的表达一下感激,比如笑一笑。

    日子倒也过的平静,洛冰河明面上待他极为尊敬,甚至有些偏向于宠溺,他也假装对洛冰河不再提防。

    只是师慈徒孝的戏码罢了,为了活命,他不介意继续演下去。

    依旧,氤氲茶香中以书打发时间,玉炉沉水残香袅袅,仿佛一场飘渺怅然的梦境。

    沈清秋漫不经心的有了一个念头,若日子这般继续下去,也并非不可。

    直到手中茶盏猛然摔落,他方才清醒。意识到自己的念头是多么愚蠢,竟将洛冰河待他的温和当真了。

    放下书册,试图将满地碎瓷片捡起,也顾不上注意外处的动静。

    洛冰河,就这样措不及防的,踏进了偏殿。

    脚步声愈发明显,沈清秋不禁抬头,见是洛冰河,便报之一笑,再度去拾碎瓷片。

    “师尊。”洛冰河颔首,屈身搂着他的腰将其扶了起来:“这些小事招呼他人做便好,怎敢劳烦师尊亲自动手?”

    他唤来门外的下属,一翻命令后,不顾沈清秋满面的惊悚,将其拦腰抱起,又执起他拿扇的手,撩开了书房的门帘,走了出去。

    下属诧异片刻即反应了过来,迅速收拾好碎瓷便轻轻溜了出去,生怕晚了半刻即被挖去眼睛。

    洛冰河朝其瞟了一眼,见其识趣,便并未多加为难,放任他迅速溜走。

   漫不经心地缓步走进寝殿,随意寻了个座椅将沈清秋放下,见他面色异常,开口解释道:“瓷片锋利,弟子恐其伤了师尊仙躯,方才如此。”

    若真是如此,何必多此一举?魔尊大人的心思,果真令人难以揣摩。

    沈清秋侧目瞟了他一眼,展开折扇遮住了满面绯红,见洛冰河与他间隔不过咫尺,不禁双肩一颤,往后缩了缩,微不可闻地嘀咕了一句:“畜生。”

     方才院中的风将他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,使得他整个看起来仿佛炸了毛,少了几分烟火气。

    洛冰河有些想笑。沈清秋本就生的不错,倒显得有些可爱。

    这样想着,不禁伸手揉了揉眼前人的头发,又将其圈进了怀中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贴着他耳畔道:“弟子知错,还请师尊莫要生气。”顺道将碍眼的折扇弹了开来。

   这使得气氛莫名变得暧昧了几分,沈清秋只觉脸上愈发烧的厉害,竟将方才的怒意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 正窘迫之时,洛冰河松开了他,正欲离开,却见沈清秋在手足无措之际无意识的,拽紧了他的袖子。

    ……这就尴尬了

    洛冰河虽混迹情场多年,自以为看透人心,遇见更甚此番令他难料之事,也有了几分惊讶,转身直视这沈清秋。

    他虽早就设计好了圈套,知道沈清秋终有一日会动情,但这日来的这么早,令他大感诧异。

    而他忽然停止离去,令沈清秋颇感疑惑,方才发现,他,下意识拽住了洛冰河的袖子,赶忙放开,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 洛冰河转身道:“师尊是不舍弟子离……?”

    “没有!”

    沈清秋匆忙打断他的话,试图解释自己的动作:“为师只是……”只是无意识的有了动作?那畜生会信么!

     肯定不会。

    见解释不过来,沈清秋有些羞恼,连忙起身将他强行推出了寝殿:“此举非我本意!”

     果然,这才是沈清秋。

   

     洛冰河心中震惊瞬间平复,调笑道:“师尊莫要害怕,弟子又不会对你做些什么。”随即将他再度揽入怀中,在双额触碰间淡然开口

    “师尊若是不舍,弟子陪着师尊就好了。”

    沈清秋怒火更甚:“都说了……”

    他发现,自己现在说不出话了。对方趁他慌乱间,已然咬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 还未表达的意思无需明示,已了然于他心间。

(备注)

有没有天使好心伸出爪子点个红心蓝手呀……谢谢!

应是青衫依旧(2)(甜文)

这篇纯甜啊!

(正文)

小院春寒,风雨潇潇。

    晨曦投过帘子,惊碎了屋中的玉炉暖香。风过疏竹,悠渡而无声,过迹而无影。只余下一地散落竹叶与寒潭间尚未平歇的微漪。

    沈清秋自从被洛冰河带回了魔界后,便被他安排进了偏殿,从此再未曾见到他。日子仍然如旧,煮茶焚香,浅斟低唱。

    如此平静,甚好。除了曾引以为傲的修为被废去,他也算过的滋润。

    但洛冰河这般行事倒是颇令他不解。

    起初,他只当是那小畜生忌惮苍穹山实力,不敢对他做些什么。

    这样的观点保持了几天,一直到他看见几个魔族小辈抗着清静峰招牌来院外招摇了一圈,差点没把他气的吐血。

    ……忌惮?沈清秋惊觉,自己的想法愚蠢至极。

    洛冰河好歹也是上古天魔,别说一个苍穹山,纵横修真界,怕是也难寻让他为之忌惮的事物了。

    终于得知真相九妹(划掉)沈清秋再度开始提防洛冰河。

    他日日凝视着殿外青竹,脑中盘旋着应对之策,还时不时朝着大门瞟几眼,似乎是怕洛冰河来时自己毫无防备,落得个任人宰割的下场。

    嗯,虽然他在被强塞进偏殿时就成了待宰羔羊,但多提防些,总是好的。

    结果……

    一天过去了,风平浪静。

……

    两天过去了,风平浪静。

……

    一周过去了,还是风平浪静。

……

    果真,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

   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,沈清秋等到了天气骤暖春雨连绵,也仍然没有等到洛冰河,逐渐放弃了等待。

     他不禁有种劫后余生的欣喜,只觉着,自己已经被洛冰河遗忘了,便又回到了以前的悠闲生活。

    好死不死,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不到一周,洛冰河就带着他的心魔剑,出现了。

    当真,天意弄人。

    那时正当夜阑,天边渐有朝霞,投过半掩小窗,溢进了殿中。没了长夜笼罩,偌大一偏殿显得极其敞亮。

    沈清秋方才起身,坐在铜镜前,拿着木梳正不知所措。

    说来可笑,他,堂堂一峰主,不会梳发。

 

     以前都是捏诀迅速搞定一切,现在失了修为,还当真遇见了许多难处。

     特别是梳发。他勉勉强强学了许久,仍是不得要领,每次总能将一头秀发整成鸡窝不如的不明物体,极其影响仪容。

     沈清秋微微皱了皱眉,有些尴尬的拿着梳子随意挥了挥。正打算离座之时,身边传来一声轻笑,一双手从他手中夺过了梳子。

    “弟子竟不知,师尊连日常琐事都需弟子代劳。”

     “是弟子怠慢了。”

    沈清秋呼吸一滞,无视在发间轻微划动的梳子,直直转过头去。

    入眼的,是洛冰河清隽的脸庞。

(题外话)

呼,小学生文笔不要介意。

来,伸出你们可爱的小爪子,帮忙红心蓝手加评论(滑稽保命)

顺便无良作者求关注……感谢诸位小天使!

应是青衫依旧(1)(是甜文开始有点虐)

    小学生文笔不要在意

(正文)

    泪染轻匀,犹带彤霞晓露痕,晕开了碧意万顷。严冬过,尚未褪尽的寒意终难以挽留霜雪,一地碎玉就这样坠入了更深的尘土之中,直至与其融为一体。

    随着狰狞血迹遍布衣衫,沈九周身有腥臭气息喷涌而出,充斥了整个地牢又被厚重铁门封锁其间,与世外盎然之景有了一泾渭分明的分界线。

    他早已精神错乱,黯淡无光的眼睛直视前方修雅,口中不住的念叨着些残句,并未能觉察到洛冰河的到来。

     时距他入魔宫已满一年,苍穹山上因魔族的大肆进攻早已被摧残的破败不堪,残垣断壁堆积无数,辨不出旧时模样。

     又恰逢岳清源万箭穿心而死,多年的落败几乎要磨尽其最后一丝锐气。

     叹旧事往往慨叹繁多。昔日的修真大派,终究还是没能撑得住世事变迁流年辗转,只遗留在了各个江湖画本之中。

    风光霁月荡然无存,苍穹山的处境彻底的压垮了沈清秋的精神支柱,他变得半疯不疯,成了一个彻底的废人。

    “七……岳七……”

     “秋……”

    洛冰河在他的话语中依稀听见了这些模糊的字眼,猜出了他所要讲的内容,有些微愣。

    他很早便从沈清秋的梦境之中知晓了这段经历,却不料,沈清秋会将一直困扰其不能解脱的心魔放在嘴边试试念叨。

     看来,沈清秋是真的疯了。

     带血的青衫再也看不出旧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 沈清秋亦是如此,他再也不是那个不可一世,傲气凛然的清静峰主了。

     是一个残废,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 莫名绞痛自胸口喷涌而出,迅速朝心脏席卷而来。洛冰河试图强行压制,却无可奈何。只得任意这心口的痛逐渐蔓延,又衍生出悲怆情绪。

     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。

     自己也曾给过他机会。洛冰河如是想到。

(题外话)

……相信我!开始很虐,后面很甜。

顺便无良作者求喜欢求关注~

   

青竹修雅(沙雕无脑甜文)

      竹子这个梗以前看别的太太写过,时至今日才想起来。而且本文过于无脑注意避雷。文中所提及植物本人皆不熟悉。

       文设大致是漠北君帮忙复活了小九?很雷对不对?爽雷爽雷的哈哈哈哈。

〔正文〕

      掐指算算,应是冬逝春归了。

    随着朝雨浥轻尘纷至沓来的,是冰霜消融,碧草映青天。

    洛冰河非是喜伤春悲秋之人,可目视此般盎然之景,又忽感寒气消逝,周身空气骤暖,自然也不禁慨叹时光荏苒。

  

    距沈清秋转生,已七年了。他同其初遇之时,那小孩方才及膝,眼间寒漪微荡,甚是雪玉可爱。因着稚童受天性驱使,他仅费一颗糖就将沈清秋顺利从漠北君那拐了过来。

   前生城府颇深,今生却可爱的打紧。洛冰河不禁失笑,倒也理解了曾拐骗他的人贩,这般模样,任他自己见了,也必当是要拐走的。

   遂敛目,快步行至主殿。

   方至,心中便泛起层层疑云。今日的气氛,似乎和往日不一般,寂静的有些异常。

   正想着,便见一小辈眼中泛光,匆忙朝他走来,似是找到了救星:“尊主!沈仙师自今日午时起便待在书房中不肯出来,还遣走了好几批前去相劝之人。”语毕,含泪指着书房紧锁的大门,脸上还带着一个较为明显的小巴掌印。

   洛冰河不禁有些无语,故作随和的拍了拍来人的肩,随即走向书房,指尖微微出力,直截了当的将门内的锁化为了灰烬。

   推门进屋,见沈清秋回过头来一脸惊悚的注视来人,稚气的脸庞带着些许清隽,风姿绰约。本是如谪仙般的人,却因嘴边的土渣而瞬间有了几分烟火气。

   “……师尊,你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慌乱将桌上的文竹用袖子挡住,又抹抹嘴角故作无事,抓紧了手中的书,不经扶额,无奈上前去将那人儿抱起

    “……师尊,这个不能吃。”

    气氛瞬间尴尬到了极点,半晌后,沈清秋拿起手中书卷去敲他的手:“放手!”

     后摊开书卷,细心指给他看:“书上说每至春季,竹林之中必有幼笋冒出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我找了好半天也没找到……现在可好,你一来,直接给砸了!”

     小爪子直指着被他无意间杂碎的文竹,语气中掺杂的委屈让洛冰河彻底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 “师尊若想要什么,弟子自会双手奉上,不必亲自劳烦。”

     “况且……这个并非真正的翠竹,不过装饰品罢了,有怎会有竹笋冒出?”更不能吃。

     沈清秋淡淡的“哦”了一声,神情极为沮丧。又似是发泄情绪一般在洛冰河怀中费力挣扎,直接将手中的书册丢在了地上,狠狠的瞪了一眼。

    洛冰河事先未思虑周全,自是未曾考虑辛苦半天的事物作废会给沈清秋带来不快,只得暂时放开了怀中的人,尽力圆场

     “师尊若想赏竹,弟子可带师尊去别处,定符合师尊心意。”

     这话起到了相当不错的成效,上一刻还闷闷不乐的沈清秋瞬间眼角放光,主动搂住了他的脖颈,问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 “清静峰。”

    他的目光含笑越过着窗外的盎然之景,执起面前孩童的手,再度开口道

     “回家”

〔备注〕

……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写过最无脑最沙雕的文。无良作者快乐丢脸皮了解下~

帮忙点个小红心小蓝手谢谢。

提意见这回就……太雷了哪里都是坑。当然如果有人愿意一个个提出来我超欢迎的哈哈哈

   

虽然拍照技术渣,但是不难表达我对黑白的喜爱emmm,萌新刚刚入坑,设备都不全,希望各位大佬不要嫌弃。

如果可以给我提意见什么的特别欢迎!!!!!!✧\\ ٩( ‘㉨’ )و //✧,萌新求教!!

除却巫山不是云

这一段可能看似和全文没啥关系……但是关系什么的后面会写出暗含剧情的~

顺便无良作者求喜欢求推荐……求扩列

加我QQ:850974672呀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七夕之时,画舫繁多。冉冉清辉弥散于江河之间,亮彻长夜,隐尽世态炎凉。

  舫上自有歌舞升平,溯芳寻至其间犹可见佳人挑眉舞霓裳,身轻遂踏玲珑步,莞尔似梦中客。随即有浅靥晕开盛夏,霎那间是碧涛潋滟。

   洛冰河淡然行于红尘烟雨之间,忽视身旁美人颦笑间寄与的情义,只伶仃饮酒。

    觥筹交错间,依稀见有道人着一袭青衣,踏云而归。秀眉紧蹙,眸中似有隐隐怒意。

   不由喃喃道:“师尊……”

   道人不言,画面逐渐消弭殆尽。

   再入耳的是美人银铃般的笑声:“虽久仰魔尊大名,却不想魔尊竟是此般尊师重道之人,小女子失敬。”

  随即再度轻启朱唇:“魔尊说的可是苍穹山清静峰前峰主?”

   “正是。”

   “这人死了已经差不多几百年了吧,魔尊竟仍在挂念,想必是曾予恩惠吧。”

  恩惠么……

“相遇相逢,本就是予我最大的恩惠。”

与君朝暮

洛冰河从主殿出来时恰巧是寒冬初雪。凛冽清风间有飞琼乱舞,徒留一地碎玉。忽感峭寒萦绕于身侧,洛冰河有些恍惚。

寒暑炎凉气候变换虽为世间常理,却因苍穹山为修仙大派而被隔绝。更别提四季皆春,翠竹环绕其间的清静峰了。

雪,倒是极为罕见

洛冰河挥袖挡住在他发丝间悠忽的雪,心间担忧。

幻花阁连一个柳清歌都挡不住,又怎挡的住这凛然霜雪?怕是难耐寒风摧残。

洛冰河不由加快脚步,拂袖而去,自然而然无视了身后纱华铃的呼喊。

黑色衣角停留在幻花阁前,却迟疑着不敢进去。

那人一向忌讳自己行事歹毒。若是让他看见自己为他杀戮,想必是不会欢喜的。

“师尊。”

“我觅不见你。”

“魔族中人说许是你魂魄消散了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

接着眉间微皱:“此处不比清静峰,天寒地冻的,师尊虽为金丹之躯,但还是小心为好。”墨色衣袖共着霜雪阑珊,显的有些凄楚,与他的身份格格不入。

正阳复冉冉,青竹仍修雅。清静峰中的清隽少年,却早已泯灭于流年似水中了。

算起来,他拜入清静峰之时,正值元月 ,苍穹山下估计也是这般模样吧。

依稀记得初见之时。

滚烫的清茶洒在眉眼间,顺着面容滴落在衣衫上,有氤氲茶香衍生弥漫,也有霎那间袭来的惊悚充斥五感。

当时,他可笑的认为师尊是厌恶自己的。师尊任由着清静峰众人欺凌自己,甚至也对自己冷眼相待。他那时时常感叹命运,自己为一碗残羹冷饭被伤的体无完肤,又在清静峰上莫名招了同门厌恶。

却难料沈清秋明处冷眼旁观,暗处却以青叶为刃小惩大诫,只为护他周全。甚至因他疏忽于防守而代他身中剧毒,元气大伤。

如此一想,他欠了师尊,颇多。便只得尽心尽力报此恩情。

却不想,这分感情,终在无间的磨练中变了味。

他归来之时正是暮春,世间处处尽显颓败,分不清是本该如此还是因着祸世之人现世。

与他而言,那是个好日子。他曾无数次差点禁不住磨难,却都支撑着活了下来。他多次思念清静峰的日子,思念自己的师尊。到最后,这分思念在地狱之中被磨成了幻想,彻底变了味。

师尊虽喜着青衫,但若他身着红衣似蝶踏上花轿,伴着一曲清韵渺然而来,想来也是极美的。

而这幻想,终究还是因他一时赌气而消弥了。

终究,还是自己葬送了所有希冀。

眼尾不禁带了红,普天之下,所谓天命可否皆为如此?

关系师尊,即使天命难违,他也要逆天改命!

“师尊”他低低道,语气更像是无奈的叹息。

他将沈清秋尸身囚于身侧,日日与之共眠,就算柳清歌不时来范也未曾妥协。幻花宫事务繁繁,他却宁可将此弃于一旁唯愿时时伴于师尊身侧。纵使为天下人厌恶,为三派咒骂,为昔日同门唾弃,将幻花宫搅的乌烟瘴气,又如何?

他,早已疯魔。

世间既容贼臣狼子野心,亦可有洛冰河大逆不道。

忆起高楼之上,青衣道人负手而立,唇角微扬。

他快要触碰到他,那人却在刹那之间散尽灵力,从高楼上坠落:“从今过往,一并还给你。”

他不禁再度喃喃道“其实,我不用师尊为我自散仙力。我只要师尊共我白头到老”

“你想变强吗?”清静峰中那人抬起头,眸光熠熠:“强到无与伦比、天下莫敢争锋的地步?”

“是!”

“假如在那之前,你要遭受许多痛苦折磨,经历无数磨难,身心都逼近崩溃,你也要做至高强者?”

“苦楚磨难,冰河皆无所畏惧,但求能强到足以守护重要的人和事!”

随后,无间深渊之中,他如愿以偿。

洛冰河静静地走进幻花阁中,将那人拥于怀中

“师尊。”

“我修魔是为了你。变强亦是为了你。”

“所谓重要的人,不过只你一人罢了。”

他眉目微敛着,极其认真的为沈清秋理了理发丝。

就像是昔日沈清秋见他因练剑乱了仪容,叹着气拿起了木梳那般。

“我看这世间皮相千百种,正真堪称绝色的不过师尊一人。”

“师尊,可否与弟子相伴一生?”

沈清秋不语。

早在那天之后,洛冰河就从此孤身一人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虽然文笔很垃圾,剧情很垃圾

但是我尽力写出心中的冰妹和师尊了!

生产垃圾文我很不好意思,但还是赖着脸求关注求喜欢求推荐哈哈哈~

最后,谢谢各位小天使~٩( 'ω' )و